寻觅意义

王德峰

文化

2022-10-25

山东文艺出版社

目录
中西方文化差异的渊源
中国哲学的人生境界
哲学与大学精神
读书如恋爱
真正的伟大属于心灵——漫谈西方古典音乐
人文研究与“书呆子”
艺术与真理
做我们时代的民族脊梁
当代文化状况与中华文化之生命
两种真理
传统之于教育和民族
寻觅意义
【展开】
内容简介

安顿我们的内心,追寻生活的意义

复旦大学王德峰教授2022作品

“当宏大叙事已经解体的今天,叙事并没有停止,而是化为了一些小叙事。在无数的小叙事中,我们重新编织起生命的意义。”

◎编辑推荐

☆全网爆火的复旦大学哲学王子

王德峰教授被复旦学子亲切地称呼为“哲学王子”,独树一帜的讲课风格深受学生和网友的喜爱。

☆写给大众的人文讲义合集,亲笔校订

王德峰教授亲笔校订,包含《中西方文化差异的渊源》《中国哲学的人生境界》《哲学与大学精神》等颇具影响力的名篇。

☆安顿我们的内心,追寻生活的意义

除了成功和挣钱,人生还有其他意义吗?

在这本书中,王德峰与你畅谈读书、教育、哲学、理想、古典音乐,带你重新梳理当下的生活处境与问题,思考人生的意义标尺:“每一项具体的成功都不足以安顿我们心的无限的一面”“只有当我们把时代的意义标尺真正地领到了自己的内心,才能形成我们的生命理想。”

◎内容简介

没有意义,我们将无法生活。但是,我们对于我们日常的意义的基础从未追问过。倘若我们追问今天的成功人士、当代英雄,追问他们的成功的究竟意义,他们的回答将始终只是“成功即意义”,“成功就是我的生命价值的实现”。

我们背负小小的行囊,走在这时代的荒野上,去体验生命本身的价值。我们为了一些不起眼的,却又真切的生命意义的实现,付出我们的辛劳。尽管这些意义在这个时代的标尺上没有位置,但它们真实。我们在这些虽不起眼,却又真诚的努力中获得我们真实的愉悦。

不必害怕精神上的流浪,在这种流浪中,我们也许真的会发现绿洲。当宏大叙事已经解体的今天,叙事并没有停止,而是化为了一些小叙事。在无数的小叙事中,我们重新编织起生命的意义。

所以,我要用一种形象化的语言说:“背上一个小小的行囊,去做一些并不起眼的小事情。”

【展开】
下载说明

1、追日是作者栎年创作的原创作品,下载链接均为网友上传的的网盘链接!

2、相识电子书提供优质免费的txt、pdf等下载链接,所有电子书均为完整版!

下载链接
热门评论
  • 慕容复的评论
    小时候一直处于中二状态时,十分不理解成年人怎么好像一点儿都没热血?自己长大后绝对不会成为那样无趣的中年人!直到很多年后有一天我听了哲学王子的讲座,我一下子懂了当年父辈看我的那个眼神。
  • 德川咪咪的评论
    许多同学的哲学启蒙之旅就是在复旦3108或五教演讲大厅开启的,我也不例外。十年前听课的细节已经模糊不清,但我仍然记得一句话:“人类有一个独属的特征,就是既有对有限性的追求,又有对无限性的追求。哲学就是试图去回答无限性的那些问题。” 何为无限性?就是在现实的种种欲望之外,人始终存在着追寻存在之外的、生命意义的冲动。《寻觅意义》就是一部阐述生命意义的书,语言浅显直白,即使对哲学毫无认知也能看得津津有味。虽说哲学源于西方,柏拉图的“理念世界”所开启的西哲史也是一部认知论的历史。但老师本人却是性灵派,真正钟爱的...
  • 迷信鉴定员小谈的评论
    人生感悟又来
  • 阿俊的评论
    王德峰教授是有哲学的哲学教授。 教艺术哲学的同时,本人的艺术修养极高,讲课就像听古典音乐。 能把理论艺术化、情感化、具象化,通过饱经“烟云”的嗓音传达,当今学界二三子耳。 故读其书,听其课,想见其为人。
  • 低因咖啡的评论
    怎么把无限心安顿在这个有限的物质世界里呢。做事是为了消业,所以班还是得上吧,朝九晚五,每天消完业到点回来。
  • 東君的评论
    因为想看解读《传习录》的视频,在B站上接触到了王德峰,恰好旧书再版,便买了一本。我本以为自己很幸运地发现了一位大师,但看了一些视频及这本书后,发现自己期望太高了。 王德峰令我失望之处有二:一是涉猎极其广泛(马克思、儒道释、心学、命理学、古典音乐……)导致在每个领域都是泛泛而谈,没有什么独特的见解,也没有自己的价值体系;二是食哲学不化、食中不化,片面地否定西化、现代化、科学主义,甚至吹嘘算命这种迷信活动。 另外,这本书做的也很业余,排版违背常规,更别奢望理注明演讲时间地点这种细节了。
  • Moonkagari的评论
    哲学王子又来卖馊鸡汤了?
  • 安之若素的评论
    寻觅意义,这个话题只有哲学王子能聊
  • 陈一佳的评论
    王老师到底是研究资本论出身,把字节b站喜马这些资本家玩得明明白白。
  • 云玖弋的评论
    高端读者尽可随意,低端读者如我只想说,王老师真实地改变了我的人生态度,把一个紧绷绷的人变成了一个松弛的人,不再以唯一的眼光、唯一的价值看待世界。